新闻中心

国际粮价大涨,白酒再度乘势提价?

2021-04-06 08:40:01 drinkschina-seo 8

  酒展了解到,联合国粮农组织公布的数据显示,2021年2月,主要谷物国际价格同比大幅度上涨,高粱价格和2020年同期相比上涨82.1%,玉米价格同比上涨45.5%,小麦价格同比上涨19.8%。

美酒专业博览会

  作为酿酒主原料,粮食的大涨尤其是高粱的大涨,会否影响到中国白酒的价格表现?知名白酒会借机掀起新一轮提价风潮吗?

  高粱依赖国际市场,波动难免从价格指数上来讲,粮农组织食品价格指数在2021年2月平均为116.0点,环比上升2.8点(2.4%),连续第9个月上扬,并创下自2014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。从国际市场来看,韩国、阿根廷、日本市场上,包括原粮在内的主要食品价格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。那么,在世界经济越来越一体化的今天,国际市场上粮食价格的大涨,会不会很快传导到国内来呢?

  据商务部监测,3月8日至14日,全国食用农产品市场价格比前一周下降0.8%,其中,大米、面粉批发价格均下降0.2%。单纯从数据来看,国际粮价大涨暂时还未传导到国内。也就是说,目前无论是广义上的粮食安全还是狭义上的酿酒用粮,都不存在问题。就此,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综合业务处处长刘刚日前表示,受生产、流通及疫情等多方面因素影响,后期国际粮价走势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。我国粮食安全形势总体平稳,国际粮价上涨对国内市场的传导效应相对有限。因为,中国的小麦、玉米、大米三大主粮自给率非常高,不进口也不会导致国内粮食供给短缺,所以,国内粮食价格受国际影响较小。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看到,在国际市场上价格大涨的粮食中,以高粱为主,其涨幅高达80%以上,那么这会给国内的酿酒用粮造成影响吗?

美酒专业博览会

  据酒展获悉,我国是世界上第一大高粱消费和进口国,但产量规模较小。统计数据显示,我国高粱种植面积在2003年达到1083万亩的规模,其后产生大幅度下滑。2009~2018年,全国高粱种植面积由732.2万亩增长至928.1万亩,增长26.8%;总产量由150.3万吨增长至290.9万吨,增长93.5%,2019年中国高粱产量350万吨。

  那么,高粱进口量是多少呢?此前中国高粱产需基本自给,从2013年开始,高粱进口量大幅增加,2014年、2015年我国高粱更是分别激增到577.6万吨、1070万吨;其后有所下降,但进口量仍在350万吨以上。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0年前10个月,中国累计进口高粱达到402万吨,同比增长449.2%。

  也就是说,我国高粱的进口量远大于自产数量,那么,国际市场上高粱高涨80%,对酿酒业影响几何?

  300~400万吨的国产高粱够酿700万千升的白酒吗?

  实际上,按照业界的说法,酿酒业更多依赖于国产高粱,对进口高粱依赖较少。业内人士介绍,我国针对进口高粱的主要用途为饲料。我国一直大量进口玉米、高粱和其他谷物,以满足国内生猪养殖业需求,且中国进口高粱不需要关税配额。据称,因为我国种植的高粱大部分为褐高粱,单宁含量高,尤其是东北高粱非常适合酿酒;而进口高粱为黄高粱,单宁含量低不适合酿酒、价格便宜、做饲料原料性价比高,近两年部分饲料企业逐渐用于替代玉米。按照这样的说法,国际高粱价格的涨跌,对国内酿酒业影响甚小。实际上,我国白酒的酿酒规模也在逐渐减小,这同样意味着对粮食的需求在减小。1月19日,中国酒业协会公布的2020年全国酿酒产业数据显示,2020年,全国酿酒产业规模以上企业白酒产量为740.73万千升,同比下降2.46%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是自2016年以来白酒行业产量连续第四年下降。酿酒规模的减少,代表着对粮食需求的减小,尤其是按照业界说法,中国白酒更依赖于国产高粱。以此前数据比较,2019年中国高粱消费量为740万吨,也就意味着,这740万吨的消费量中,包含了酿酒、饲料、制糖等需求,其中,酿酒或为最大用途。数据显示,2019年全国白酒产量为785.9万千升。按照通行的“3斤粮食酿一斤酒”的说法,785.5万千升的白酒,需要酿酒主粮大约为2000万吨以上。分拆来看,785.9万千升的白酒,其中很大比例为采用液态法酿造的产品,对粮食的需求偏小,且虽然高粱为酿酒主粮,但也有部分产品采用其他粮食为主料。即便如此,当年国产的350万吨高粱显然不够酿酒所用,且这350万的总产量中,有一部分流向了其他用途以及用于出口。按照2019年740万吨的总消费量来计算,也仍然有很大一部分流向了饲料制作等用途,可用于酿酒的数量应小于740万吨。这样看来,似乎中国白酒并不100%依赖于国产高粱,300万~400万吨的国产高粱在需满足其他用途的情况下,应该并不够酿酒所用。

  白酒逐年高涨,粮价权重几何?若中国白酒在一定程度上依赖进口高粱,那么,国际粮价的涨跌,对中国白酒的成本会产生直接影响。但从成本构成来看,原料成本只是在成品价格中占据较小的一部分,尤其是档次越高占比越小。以酿酒用粮中的明星产品红缨子高粱来说,其成本价在3.5元~4.5元/斤,加上作为酒曲主料的小麦,其成本为3元~4元/斤。

  按照“三斤粮食酿一斤酒”的算法,一斤白酒的主料成本约在12元左右;按照“五斤粮食酿一斤酒”的标准,一斤白酒的主料成本在20元左右。与高端名酒动辄几百元的零售价相比,其占比很小。一些主粮产区的大宗交易价格则更低,譬如在2020年,辽宁红高粱收购价格为3900元/吨,换算下来,则每斤价格不足2元。有业界人士认为,在白酒、尤其是高端名酒逐年涨价的背景下,其实粮食价格的权重已经很低,对于白酒而言,涨价更多成为体现品牌价值与实现品牌占位的手段。2016年以来,从调整期恢复过来的名酒企业,开始频频采用涨价手段应对行业变化。以2020年为例,名酒类对出厂价、批价进行调整的次数达到20次以上,而每年的年底以及年初也是调价的高峰期。譬如在2020年12月16日,水井坊拟对臻酿八号(52度、800ml)建议零售价由478元/瓶调整到498元/瓶,涨价幅度为20元/瓶;12月21日起,46度国窖1573经典装全国统一市场零售价格为1199元/瓶,团购建议价为880元/瓶;46度国窖1573经典装计划内配额价格上调10元/瓶,2021年1月20日起再上调20元/瓶。2020年12月22日,酒鬼酒发布调价通知,自2021年1月15日起,42度500ml酒鬼酒战略价上调20元/瓶。在今年初,茅台方面也对非标酒、系列酒进行了提价,系列酒提价10%~20%不等,总经销定制酒提价50%~100%,生肖酒提价50%+,精品茅台提价15%~20%,以上非标预计占公司茅台酒总计划的8%~10%。在这场每年几度的“调价”游戏中,粮食价格并非主要考虑因素,对名酒而言,体现品牌的价值感与定位才是目的所在。如果您对这个行业感兴趣,欢迎到酒展来参观交流。

  来源:中华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