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上海酒展:供不应求?简化的工艺会反噬酱酒业

2021-04-27 08:00:19 drinkschina-seo 1

  上海酒展了解到,全民“染酱”的时代来了,以至于有专家表示,未来酱酒业营收将达到5000亿规模。但是在资本纷纷入场的当下,也不乏冷静者指出隐忧所在——酱酒产能大扩张,可能由于生态承载力不足、对生产工艺的简化而导致品质问题。

  

  在部分业界人士看来,已经膨胀的酱酒泡沫,未来最有可能因为品质问题而被引爆。

  

上海酒展:供不应求?简化的工艺会反噬酱酒业

  来自“顶流”的警告

  

  尽管全国糖酒会“酱”色一片,但是来自行业内的“顶流”专家和企业家,已经开始面对这种状况而忧心忡忡。

  

  首先对“酱酒热”予以反思的,是来自酱酒行业的企业家——金沙酒业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张道红。

  

  4月3日,贵州摘要2021中国酱酒大会上,张道红面对台下来自全国各地的经销商、媒体慷慨陈词,提出酱酒行业有“五大隐忧”。

  

  除了生态隐忧、人才隐忧、品牌隐忧、渠道危机之外,张道红指出,酱酒行业面临的最大危机是品质危机。

  

  “有人说,浓香走过的路,酱香也会走一遍。”张道红说,在这样“躺赚”的时代,很多企业急功近利,能不能做到一如既往地坚持品质,这要打一个问号,中国酿酒最大的危机就是品质危机,未来不能让品质问题毁了酱酒。

  

  他认为,3~5年后,中国酱酒业将进入下半场,将有更多资本入场,竞争也会更为激烈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很多中小企业就可能因为品质问题而面临淘汰。

  

  实际上,金沙酒业已经成为这一波酱酒热之中的“顶流”,除茅台、郎酒、习酒之外,与国台酒、钓鱼台酒同为行业第二阵营中的佼佼者。数据显示,2021年金沙酒业实现开门红,一季度回款13.9亿元,同比增长118%,预计全年销售收入超42亿元。

  

  另一位针对酱酒业过热现象发声提醒的,同样为行业顶流——酒业泰斗季克良。

  

  上海酒展了解到,季克良明确提出酱酒企业要正确处理好发展与质量的问题。在他看来,一个企业搞不好还不要紧,现在垮的少、投资的多,等到仁怀酱香酒的质量影响到仁怀声誉的时候,那仁怀要高质量发展酱香酒的话,就困难了。

  

  这种近乎警告的论断,来自季克良对消费者的重视。他认为,消费者永远是企业能不能生存、能不能发展、能不能做大的决定性因素。因而,“一定要敬重消费者、重视消费者、感恩消费者,培育广大年轻消费者,没有消费者,不可能有高质量的发展。消费者价格问题要作为战略问题来考虑,价格只要企业有利润、经销商有收益、消费者买得起就可以。”

  


  供不应求?简化的工艺会反噬酱酒业

  

  所有的警告论断,均来自一个简单的逻辑——若酱酒品质出现问题,市场将会反噬。

  

  “因为市场的追捧,导致酱酒普遍过热,在需求过大的情况下,有一部分企业可能就不会对生产严格要求,进而导致品质下降。”有业界人士如是表示。

  

  按照传统工艺要求,大曲酱香的一轮生产周期(包含贮存、勾调在内),至少需要3~5年的时间。这意味着企业需要沉淀更多资金,准备更长时间,这对许多新入局者来说并不是好消息,代表着他们可能无法及时在最热的时机入局。

  

  在这种情况下,以简化工艺、缩短周期、减少用料成本为目的的“窜酒”就成为部分企业的选择。

  

  所谓窜酒,实际上是以食用酒精为原料,与正宗大曲酱香酒废弃的酒糟串蒸,然后生产出来的具有轻微酱香味的液态法白酒。很显然,这种“窜酒”具有所谓的投资周期短、生产成本低的“优势”,但势必拉低酱酒的品质。

  

  “仁怀酱香酒在产品质量上要严格地按照酱香型酒的行业标准来执行,不要各自为政,不要标新立异,不要让消费者失望,一定要按照‘12987’的标准来酿造。”季克良对市场上种种乱象深表忧虑,他统计了一下,市场上现存的酱香种类达10多种,这让消费者无法选择,也会对整个行业产生怀疑。

  

  国台酒业总经理张春新曾表示,酱酒业的发展需要注重实力和耐力的关系。因为投入大、周期长、回报慢是酱酒的产业和投资属性,所以需要企业有实力、有耐力,而耐力等于资本、时间加情怀。

  

  “板凳要坐十年冷,文章才能不写一字空。”张春新认为,投资酱酒产业,没有十年以上,很难看到回头钱。酱酒品质的本质是时间。

  

  实际上,品质问题已经得到了核心产区的关注。

  

  早在2020年6月,仁怀市酒业协会发出《通知》,表示将对仁怀白酒行业制售“窜酒”行为进行大力整治。

  

  当年8月,仁怀101家酒企共同签署《仁怀产区酱香型白酒酿造技艺行业自律承诺书》,承诺严把质量关,恪守酱香型白酒传统酿造技艺,履行对消费者的承诺和社会责任。

  

  即便如此,业界依然怀有疑虑,在酱酒产业向全国扩散而市场对酱酒需求日益高涨的当下,势必会有一批企业采用短周期、低成本的方式予以切入,导致酱酒产品质量参差不齐,最终反噬整个产业。

  


  生态承载力达到极限?

  

  过热的潮流下,酱酒不仅会出现工艺隐忧,资本的蜂拥而入、产能的大扩张,同样对核心产区的生态承载力提出考验,进而反向冲击到酱酒品质。

  

  早在2017年,茅台集团时任董事长李保芳在介绍茅台酒当前的生产、销售形势时表示,经过科学论证,60000吨就是茅台的实际生产承载能力。

  

  2019年10月,李保芳表示,“茅台酒基酒将在2025年实现满负荷的生产产能全释”。届时,茅台酒基酒达到56000吨,其中能达到茅台酒的基酒理化指标、能够投放市场的大概有45000吨。

  

  李保芳当时对茅台的产能划定了界限——“生态环境的承载能力不允许茅台无限地扩张。根据茅台的大气环境,赤水河的水质、流量和厂区现在的面积,核心区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约15平方公里,原则上不会超过这个范围。所以,茅台现在产能扩展到5.6万吨,是经过了科学论证、多种因素综合评分之后得出的结论。”

  

  数据显示,以2019年为例,全国酱香型白酒总产量约为55万吨,占白酒总产量的7%,仁怀酱酒产量接近30万吨。可以说,全国一半以上的酱酒都产于仁怀酱酒核心产区。

  

  依据张道红的预测,酱酒在3~5年之后将新增40万吨的产能,这也表明,3~5年后,酱酒业将会有80万吨的产能集中释放。

  

  这80万吨产能的大部分,都将集中于传统酱酒产区贵州仁怀,尤其是以茅台镇为圆心的核心产区。

  

  “15平方公里内,最多承载60000吨茅台产能,那么,能够承载多少吨其他酱酒品牌的产能呢?”有业界人士表示,按照逻辑,这15平方公里内,对普通品质酱酒的承载力同样有限,即便将这一范围扩大到以仁怀市茅台镇为核心的87.43平方公里。

  

  这就意味着,大规模实施产能扩张,在超出生态环境的承载力后,这些新生的产品品质是得不到保障的。被过度使用的生态,代表着微生物菌落的失衡,在这样的环境下,无法酿造出对微生物与水土有着超高要求的纯正酱酒。如果想了解更多关于酒的资讯,现在就来上海酒展,一起共同交流学习。

  

  来源:佳酿网


行业资讯介绍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