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上海酒展:2021年的酱酒 向“左”?向“右”?

2021-06-15 09:58:25 drinkschina-seo 4

  想成为飞天,和茅台肩并肩。

  

  中国酱酒人有一个梦想,不是春暖花开,而是成为茅台,甚至超越他。被疯抢的茅台,如同那些年被大妈们疯抢的黄金。每一滴酱酒里都包含着一个风筝变飞机的巨大机会。

  

  当投资者和从业者们来到过去并不起眼的仁怀市,仅有80多平方公里的茅台镇就像很多年前的旧金山。酱酒的掘金时代才刚刚开始······

  

  上海酒展认为,需要警惕的是,酱酒产业的发展路径像极了当年的进口葡萄酒。如果说2015年是进口葡萄酒行业的拐点,那么,也许再过两年酱酒的拐点也会到来,这个拐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产值上升或者下降,酱酒的兴衰也许从今年开始······


上海酒展:2021年的酱酒 向“左”?向“右”?

  

  飞天的茅台真的飞了

  

  酱酒有多火这件事,看茅台。零售价就要逼近4000元的茅台,又一次腾飞了,万亿市值终于成就一代顶流。就像张哲瀚和龚俊合体后的浪浪钉,产品有价格,股票有价值。不仅茅台自己能火,还能带火主投茅台股票的基金经理。去年张坤就成为了大家心里最好的坤坤。

  

  4月27日,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发布2021年一季报:一季度实现营收272.71亿元,同比增长11.74%;归母净利润139.54亿元,同比增长6.57%。这一财报让茅台创下历史增长新低,背后的原因非常明显,茅台出厂价与终端零售价相比着实不高,但就净利润一项来看,茅台仍是实打实的赚钱。

  

  2012年开始,中国酒业进入深度调整期,从那一年财报来看,企业多有不同程度下滑,总的来说没有谁能把谁放在地上摩擦,大家都是难兄难弟,喊着齐步走的口号想要从调整期里趟出一条血路。本来以为可以一起向前到白头,没想到茅台悄悄先放了手。自2016年行业复苏开始,茅台凭借一己之力站上世界酒业的C位。

  

  2012年,茅台营收数据约为帝亚吉欧的三分之一,到了2016年仍有近半的差距。直到2017年,茅台首次在市值方面超越帝亚吉欧,世界酒业的格局或将被改写。

  

  2021年酱酒多于酱骨头

  

  2020年贵州茅台实现营业收入949亿,同比增长11.1%,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67亿,同比增长13.3%,净利润为49.2%,比去年提高了一个百分比。去年6月,贵州茅台股价大涨2.47%。盘中触及历史新高1482元,至收盘总市值达1.83万亿元,超越工商银行成为A股市值第一大的公司。自2014年以来,茅台股价实现了6年上涨20倍,最终登顶A股市值王。此后的近一年时间里,茅台股价超过了1500元、2000元······不仅茅台的零售价让人高攀不起,股价也是······

  

  而投资者和从业者看到的则是,一瓶难求的茅台让出了千元价位段、两千元价位段,未来也有可能让出三千元的价位段。周星驰说,做人没有梦想,那和咸鱼有什么差别?

  

  一句话,让多少咸鱼企图翻身,成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?

  

  这一幕与十多年前的进口葡萄酒刚刚兴起时如此相似,香港明星摇着葡萄酒杯给82年的拉菲吹着彩虹屁。几年后的中国葡萄酒市场可以用“遍地是拉菲”来形容。第一波卖拉菲的人赚钱了,早早地实现了财务自由。第一波卖茅台的人也成功了。

  

  如今的茅台热与当年的拉菲热如此相似,引得一众投资者入局。遗憾的是,真真假假的“拉菲”们,慢慢消失在了大众视野,消费者“喝”过了很多弯路后,以极其惨痛的代价终于分清了拉菲古堡和拉菲庄园。

  

  但资本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,得不到拉菲就要得到拉菲的朋友们。中信国安葡萄酒业拿下了拉菲瓏岱酒庄的股份,没想到迟迟酿不出酒。官方草草给个要收购锂电池业务的理由,就退了股份。拉菲是中葡得不到的白月光,不过也没关系。一个拉菲倒下去,千百个波尔多站起来。于是,拉菲换成了它成千上万的小兄弟又回来了。有人赚钱了吗?当然有,只是市场刚刚起步时总是充满了乱象,从爆发性增长到进口额、进口量双降。实践似乎正在告诉我们,消费者的眼睛也许投不了票,但是脚可以。水太深的品类别碰就是了,毕竟14.9元两瓶的葡萄酒扫码价可以做到1280元。再后来,中国葡萄酒市场迎来了漫长的调整期,比白酒行业长得多的调整期。

  

  上海酒展了解到,从去年开始,酱酒产品就变得格外多,资本投资得也格外多。今年春糖期间,凑在一起还能包上一个酒店,这在过去都是不能想象的事。过去酱酒产量约是浓香酒的零头。

  

  2021年,走入大众视野的酱酒确实越来越多了,多的就像卖骨头的小吃摊。

  

  蹭流量可不可耻?

  

  2021年的酒水市场里,业外资本投钱做酒,业内企业技改以后酿酱酒。聊起来哪家酒厂都有几百几万吨的基酒。几乎每家工艺都来自茅台,茅台的酱酒专家们突然就不够分了,几乎每家都有个来自于贵州茅台公司,酿了很多年酒的老师傅。不过实在没有也不用自卑,还可以请“茅台”的专家们来厂里定期交流。话说到这份上还是没有也没关系,酒厂可以组织酿酒师团队赴仁怀学习。

  

  实在没有工艺可说的厂家多半来自茅台镇,80多平方公里的茅台镇终于成了“波尔多”。“茅台”两个字即顶流,说这两个字代表贵州茅台公司也好,说代表茅台镇也好,蹭上就是赚到。

  

  2010年左右,中国消费者最喜爱的葡萄酒产区就是波尔多,这几乎是个没有备选的答案。2021年甚至说更早,中国消费者最爱的酱酒产区就是茅台镇,飞天茅台不仅要带上王子、迎宾、王茅、赖茅、汉酱、习酒、茅台葡萄酒、悠蜜、白金酒······还要带上隔壁的茅台镇酒们。

  

  但飞天还是带着大家飞起了,就像拉菲带动了整个波尔多在中国的传播。中国消费者眼里,法国葡萄酒只有两种,拉菲和拉菲以外的葡萄酒。对中国消费者来说,酱酒也只有茅台和茅台以外的酱酒。

  

  拉菲很努力,奈何小兄弟太多,不少酒庄瘪嘴的名字在中国甚至很难拥有姓名。有的是小标酒,有的到免税区灌装后写上原瓶进口来到中国。帮派大了管理就难,没准哪个小兄弟扰乱的市场,惹恼了本就刚刚喝起葡萄酒的消费者。

  

  从当前的酱酒发展来看,与曾经“乱糟糟”的波尔多颇有相似。品牌多到只能用长江后浪推前浪来形容,“酱酒热”三个字代表着热钱,也带来了乱象。零售500元标着“茅台镇”的30年年份酒酱香中夹杂着二锅头的清香的酱酒正在走上消费者的餐桌。有品类,品牌只有“茅台”和“茅台镇”。当然也有厂在四川心在黔的郎酒。放弃了“川酱”身份的郎酒,也放下了身后做酱酒的四川好友们,终于搭上了赤水河的另一边,就像罗纳河谷向波尔多投了诚。

  

  热钱有之、残次品有之、只管自己营销不管兄弟死活的也有之······

  

  2021年近半,硬贴茅台标签、什么人都想做酱酒的酱酒热潮才刚刚开始,未来的好坏与走向,与今年似乎息息相关。

  

  如今的酱酒现状与进口葡萄酒似曾相识,茅台在消费者心中是所有酱酒的C位。茅台代表着这个品类的过去和现在。好好酿酒的酱酒从业者们才是未来,他们合在一起,名字就叫作中国酱酒。如果您对这个行业感兴趣,欢迎您来我们上海酒展,做更深入的了解!

  

  来源:佳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