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烈酒展:河南酱酒市场今年将达300亿规模:有人疯狂囤货 有人已卖不动

2021-07-12 06:11:57 drinkschina-seo 5

  “河南酱酒市场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酱酒消费市场,2021年销售规模预计达到300亿元。”河南省酒业协会会长熊玉亮对近期再次调研河南市场的酒业家表示。

  

  300亿的销售规模,意味着酱酒将占据整个河南白酒市场的半壁江山,这是继2020年河南市场酱酒份额超越浓香酒成为第一大香型后的又一重大突破。而此前酒业家针对郑州、新乡等多地的调研中发现,目前酱酒产品基本已经完成对河南地区烟酒店100%的覆盖。

  

  一片繁华之下,质疑声也屡屡传来:酱酒在河南真的有这么“热”吗?下面就随烈酒展一起来看看吧。


烈酒展:河南酱酒市场今年将达300亿规模:有人疯狂囤货 有人已卖不动

  

  01、卖不动酱酒的烟酒店

  

  烈日炎炎,老刘百无聊赖地坐在店中吹着风扇,眼睛不时瞅向货架上的一排酱酒。

  

  “都说河南酱酒热,咋这酱酒就是卖不动呢。”老刘百思不得其解。老刘是河南新乡一个乡镇的烟酒店老板,这两年,眼瞅着酱酒一步步火热起来,老刘也在自家烟酒店摆上了几款酱酒——这都是些不知名酱酒品牌代理商亲自上门推的。

  

  河南是白酒消费大省,每天来烟酒店买酒的人不在少数,店中的浓香型白酒补了好几次货,但搁在货架上的几瓶酱酒却鲜少有人问津。“主动推都推不出去。”老刘说。

  

  老刘的境遇不是孤例。

  

  “我的店里只有珍酒一种酱酒,卖的还过得去,但最主要还是卖浓香酒。”河南新乡中心批发部店主王东方告诉酒业家。当问及“酱酒卖得好,为何不多选几款产品”时,王东方直言“不敢多选”。

  

  “都是酱酒涨价闹的。酱酒热起来后,我最早卖茅台系列酒的两款产品,开始销量非常可观,但后来二者大幅涨价后,就再也卖不掉了。”王东方表示。

  

  2020年时,茅台迎宾酒是70元左右一瓶,普通茅台王子酒是120元左右一瓶,但到2021年就分别涨到了150元一瓶和260元左右一瓶,整整翻了一倍多。

  

 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,王东方找到了珍5、珍8这两款在当地好卖点的酱酒产品,这期间试错的酱酒产品不在少数。

  

  “我们这边乡镇消费水平并不高,白事用酒一般在150元一瓶左右,红事则在200~300元一瓶,平时大家喝的更便宜。而酱酒,哪怕是不知名的小品牌,价格也普遍在200元以上,相对而言太贵了。”王东方坦言,喝不起导致来这儿的许多酱酒品牌遇冷,而他也不敢一次囤太多酱酒来卖,每次只拿几件珍酒,卖完再去调货。

  

  与王东方的选择不同,中皓烟酒的黄红湖则一下拿了七八种酱酒在卖,不过多是小众品牌。

  

  “浓香酒还是占大头,酱酒除了习酒的开发产品好卖点,其他的也卖不动,一个是没听过名字,再一个是太贵了,喝不起。”黄红湖表示,卖的好的也多是一两千元一件的产品,再贵就也没了销量。对于卖不动的酱酒品牌,黄红湖决定过段时间就拿到批发商那边退掉,以后只保留好卖的几款。

  

  “小众品牌的酱酒几乎卖不出去,只有前十的酱酒品牌还能保证销量。”在调研中,多家乡镇烟酒便利店向酒业家反映了这一现象。而酒业家在去年年底对河南的调研情况却与这一结果截然相反,那个时候只要是酱酒都能有十分可观的销量。

  

  “还是因为涨价太贵了,以前酱酒卖的还是很好的。”黄红湖很无奈,这半年,随着酱酒大面积涨价,原本已经习惯喝酱酒的人群又转向了浓香酒,小众品牌的酱酒销量直线下降。

  

  不过,让一众烟酒店老板比较舒心的是他们几乎没有渠道压力。“我们烟酒店基本上相当于是帮批发商在卖酒,酒不够的时候找批发商调货,不会囤太多酒。卖不掉的品牌就退给批发商,没有太多资金压力。”一位烟酒店老板透露说。

  


  02、疯狂囤货的渠道商

  

  烟酒店卖不掉的酱酒会倒流回渠道,那些大手笔囤货的经销商们还好吗?随烈酒展了了解一下。

  

  “(他们)库存压力肯定不小,我这边卖不出去,其他烟酒店还能好到哪去?如果他们拿的货少还好说,拿的太多肯定都堆在仓库。”黄红湖猜测,和自己打交道的一众酱酒渠道商,代理习酒的应该不会有太大渠道压力,但其他小众品牌的渠道商肯定有大量酱酒压在手上。

  

  不仅是小众品牌,手握大量优质酱酒的渠道商也有人大量压货的情况。

  

  今年三月份以来,熊玉亮带领河南酒业协会走访市场时注意到:三家前年刚进入酱酒行业的酒商,因看好酱酒的趋势,自有开发产品加市场一二线品牌酱酒囤货量已超过1亿元,结果其掌握的渠道资源根本难以消化这么多货,货越积压越多,曾经的高流通名酒如今也变成了仓库里的积压货。

  

  酱酒热带来的囤货风潮更是蔓延到了个人。

  

  据媒体报道,新密市有大量个人囤酒行为,甚至有的人到银行里贷款囤酒。“我已经存了5吨,准备再买500件存起来,一定会越放越值钱。”一位进入酒圈不久的新密人说。

  

  无度的囤货,让市场中的头部酱酒变得更为稀缺,也给有出货渠道的酒商带来了新的烦恼。

  

  “太缺货了,分的那些份额根本就不够卖,现在每天想的都是怎么多弄点习酒配额。”酒商老吴向酒业家表示。

  

  赶上酱酒热潮,老吴成功拿到了习酒银质、金质等几款产品的经销权,为周围一众饭店、酒店、烟酒店供货,加之耕耘多年的人脉,也着实掌握了一大批优质团购客户,销量远超代理浓香产品之时。

  

  “今年本来想拿下2000万的摘要酒,但金沙只给了1000万的配额,现在酒都得控制着量来卖,免得断了货。”代理金沙摘要酒的田总也向酒业家吐槽。今年他本想囤下100件摘要酒,等着来年升值,但为了不断货,只能买别的酱酒来囤。

  

  一边是小众品牌卖不掉,一边是头部酱酒卖断货,渠道商们遭遇冰火两重天。然而,这一现象早已露出端倪,有接近茅台镇各大酒企的大商告诉酒业家,茅台镇酒企在河南市场的招商分化相当严重,很多经销商想代理头部品牌却入门无路,而有的酒企想招经销商却应者寥寥。

  

  其实,“酱酒热”行至当下,越来越集中体现在知名品牌的中高端产品和低端酱酒产品上面,高端酱酒产品已是各类商务宴请的主流,低端的主要指的是多彩贵州、贵州迎宾酒之类的酱香酒,价格低,产品流通较快,一定程度上也渲染了酱香酒的热度。至于那些没知名度的、贴牌开发的、中端价位的,则多是被冷落的对象。

  

  “河南酱酒的火热背后是一大批跟风的酒商在囤货,越囤越多,越囤市场价格越高,越囤终端市场消费者越是喝不起,转而选择其它可替代的酱酒新产品。这也又间接地造就了其它中小型品牌酱酒在河南的发展,又是一批开发商涌进。”熊玉亮表示。

  

  当小品牌酱酒也让消费者喝不起后,消费者们或许会将目光再次转向浓香。彼时,谁又能为仓库中堆积如山的酱酒接盘?

  

  马燃斌是河南新余一个不大的批发商,上面有大的渠道商供货,所代理的酱酒都是习酒、茅台系列酱酒,国台,钓鱼台酒等大品牌,销量虽然不错,但他的担心却未远去。“现在这些品牌要不到货的情况很少了。”马燃斌忧心忡忡地表示:“酱酒这么热,这不正常。”

  

  以上就是烈酒展为您带来的精彩内容,如果您想做更深入的了解,欢迎来到我们的展会参观交流。

  

  来源:佳酿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