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烈酒展:新一轮分化 低端酒和区域酒面临生死劫?

2021-07-20 08:06:35 drinkschina-seo 2

  烈酒展了解到,由资本力量和消费趋向主导的行业新一轮分化,来了。

  

  一方面,是名酒和优质酱酒的多轮次提价;另一方面,则是低端酒、区域酒面临更为狭窄生存空间的现实。这一趋向,在股价与营收上表现得分外明显。

  

烈酒展:新一轮分化 低端酒和区域酒面临生死劫?


  01、有升有跌,新一轮分化开始了?

  

  今年上半年的A股中,舍得酒业、酒鬼酒、水井坊在白酒股中表现最优,涨幅均在50%以上,而与之对应的则是顺鑫农业、老白干酒、金种子酒的一路下跌,跌幅均在两位数。

  

  一涨一跌,对比鲜明。

  

  2020年则是另外一番景象:A股白酒指数全年涨幅高达137.47%,18只板块标的全部上涨。其中跑得最慢的口子窖,涨幅也高达29.37%,显著跑赢去年大盘(13.87%)。

  

  从普涨到部分暴涨、部分下跌,说明白酒业新一轮的分化或许已经开始。与之相对应的则是,这些涨跌突出的白酒股,其背后的业绩同样对比鲜明。

  

  烈酒展了解到,今年一季报显示,水井坊、舍得、酒鬼酒三家企业营收、净利均呈暴增之势。其中营收增幅最小的水井坊,其同比增幅也达到70%以上,而净利同比增幅最大的舍得达到1000%以上,其他两家同比增幅也全都在100%以上。

  

  顺鑫农业、老白干酒、金种子酒的一季报业绩则差强人意。

  

  其中,顺鑫农业在营收微降的同时,实现了净利略增;老白干酒在大盘向好的情况下,营收、净利双降;金种子酒则在营收大幅提升的同时,出现了净利亏损。而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度,金种子酒则是以6000多万元的净利润实现扭亏。

  

  老白干酒在2020年度则同样是营收、净利双降,与其他出现类似情况的酒企一样,“疫情”是一个重要因素。

  

  根据老白干酒方面的说法,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河北境内多次发生;今年一季度,衡水紧临的石家庄、邢台又发生了新冠肺炎疫情,上述两地又均是公司的重点市场,相应的防控措施给公司的销售业务造成了较大的影响。

  

  值得注意的是,已经显现出来的分化苗头中,主打中低端的酒企、区域型酒企或将是这一轮分化中的负面典型,其在行业集中、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,将会受到更多的挤压。

  


  02、没赶上升级,低端酒将被甩下?

  

  2016年开始的名酒回归,使市场一步步向拥有高端、次高端产品的名酒企业集中。主打中低端产品的企业则面临较大压力。

  

  按照业界的普遍看法,茅台、五粮液价格坚挺,为高端名酒树立了标杆。其他诸如国窖等产品的逐年提价,也进一步打开了价格空间。据测算,未来3年,国内次高端白酒行业规模有望由700亿元扩容至约1100亿元,年化复合增速约20%。

  

  一线名酒之下,部分拥有品牌、品质优势的二线名酒也开始逐级上扬。

  

  舍得酒业的股权在多番变更之后,终于成为复星系在白酒领域最为重要的资源和阵地,资本力量的介入,让其重塑过程加快;几年前投入中粮旗下的酒鬼酒,近年来依靠内参发力,无论是营收增幅还是股价增幅,均名列前茅;水井坊则稳居高端阵营。

  

  与此同时,一些未能向上升级、依然以中低端为主的酒企,一些受困于根据地的区域型酒企,则面临着向下的压力。

  

  凭借牛栏山二锅头的热销,顺鑫农业堪称“大众酒之王”。虽然主打低端,但是其覆盖范围已经触及全国,目前其年营收超百亿元,年产能达到69万吨,接近全国酒产量的十四分之一。

  

  但是顺鑫农业在近年来同样遭遇下行压力,2020年报显示,顺鑫农业实现营业收入155.11亿元,同比增加4.10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.20亿元,同比减少48.10%。

  

  净利同比几乎腰斩,这也是顺鑫农业自2013年保持净利正增长的首次“滑铁卢”。

  

  有观点将顺鑫农业2020年遭遇的败绩归结为地产业务所累——房地产开发是顺鑫农业的第三大业务,2020年营业收入的贡献不足5%,亏损却高达5.33亿元。

  

  但是另一方面,顺鑫农业净利下降的现象早已出现,且另有原因。2019年第三季度,顺鑫农业净利润大幅下滑69.71%,据分析,与其销售费用剧增有关。三季度顺鑫农业销售费用为1.76亿元,同比增长109.52%。这无疑会在一定程度上拖累净利润。

  

  “低端大众化白酒,需要更多的地推与团队协作,尤其是在面临竞争的情况下,这就导致其销售成本较高。”有业界人士表示,低端白酒承压的一个重要因素,就是较低的价格与较高的成本。

  

  业界认为,疫情加速了白酒行业分化,市场份额逐渐向头部企业靠拢。在这种情况下,以中低端为主的金种子酒、老白干酒等同样在业绩上承压。

  


  03、集中化加剧,区域酒企面临更多挤压

  

  低端无力、突围无望,区域酒局限于本土的同时,在根据地市场也承受着其他竞品的挤压。

  

  对老白干酒来说,突破本土的希望一度寄于兼并整合上。2017年,老白干酒买入丰联酒业,完成收购后,老白干酒旗下拥有老白干、板城烧锅、文王、孔府家、武陵酒等5个白酒品牌,分布在河北、安徽、山东和湖南四省。

  

  完成兼并目标后的老白干,一度维持较高增长率,但是到了2020年,形势陡转。2020年,衡水老白干系列销量同比下降22.64%;板城烧锅酒系列销量同比下降38.01%;文王贡系列销量同比下降15.32%;孔府家系列销量同比下降25.96%;仅武陵酒系列实现销量微增。

  

  这种状况,被业界视为“未能实现不同区域酒企的整合”。不仅未能实现整合,对老白干主品牌来说,走出河北的愿望也未能实现。

  

  2017年,老白干酒省内市场收入22.03亿元,营收占比高达87%,河北市场表现直接影响其业绩走势。此后,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,老白干酒在河北当地的营收分别为24.62亿元、25.44亿元、22.48亿元,增长极为有限。

  

  根据调查,河北省整体白酒市场规模在200亿元左右,老白干酒仅占十分之一的市场。

  

  金种子同样严重依赖本土市场,2020年上半年,金种子省内市场实现营业收入1.8亿元,省外市场实现营业收入3354.82万元。

  

  根据华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,在250亿的安徽白酒市场,2018年金种子酒省内市占率仅为4.23%。同期,古井贡酒和口子窖的市占率为23.86%、14.24%。

  

  这实际上表明,在无力打开省外市场的同时,金种子酒的省内竞争对手也给予其更多压力。

  

  数据显示,金种子酒的营收也一路从2014年的20.75亿,下跌至2018年的13.15亿元,5年时间缩水37%。其中,酒类产品在安徽市场的份额也从2015年的12.67亿元,下跌至2018年的7.27亿元,4年时间缩水43%。

  

  实际上,无论是金种子还是老白干,都面临着高端塑造不足、低端无力、大本营市场受压的状况。而对顺鑫农业来说,尽管其在低端领域较为强大,但也面临着成本高企、利润不足的困扰。对这些被局限在低端领域与本土市场的酒企来说,其很可能成为新一轮分化运动中最早的典型样本。您如果有兴趣深入了解白酒,可以来烈酒展现场咨询详情。

  

  来源:佳酿网